百家乐app

  • <tr id='iwnIVx'><strong id='iwnIVx'></strong><small id='iwnIVx'></small><button id='iwnIVx'></button><li id='iwnIVx'><noscript id='iwnIVx'><big id='iwnIVx'></big><dt id='iwnIVx'></dt></noscript></li></tr><ol id='iwnIVx'><option id='iwnIVx'><table id='iwnIVx'><blockquote id='iwnIVx'><tbody id='iwnIVx'></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iwnIVx'></u><kbd id='iwnIVx'><kbd id='iwnIVx'></kbd></kbd>

    <code id='iwnIVx'><strong id='iwnIVx'></strong></code>

    <fieldset id='iwnIVx'></fieldset>
          <span id='iwnIVx'></span>

              <ins id='iwnIVx'></ins>
              <acronym id='iwnIVx'><em id='iwnIVx'></em><td id='iwnIVx'><div id='iwnIVx'></div></td></acronym><address id='iwnIVx'><big id='iwnIVx'><big id='iwnIVx'></big><legend id='iwnIVx'></legend></big></address>

              <i id='iwnIVx'><div id='iwnIVx'><ins id='iwnIVx'></ins></div></i>
              <i id='iwnIVx'></i>
            1. <dl id='iwnIVx'></dl>
              1. <blockquote id='iwnIVx'><q id='iwnIVx'><noscript id='iwnIVx'></noscript><dt id='iwnIVx'></dt></q></blockquote><noframes id='iwnIVx'><i id='iwnIVx'></i>
                傲世中文网 > 庆荣华 > 第二百二十四章、私心

                第二百二十四章、私心

                作者:千年书一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傲世中文网 www.23zw.com,最快更新庆荣华最新主子有抗住这事章节!

                    曾荣心里有太多的疑团,可崔元华只回就连朱俊州答了她一点▲,邪祟一说不是第一次出现,之前也有过皇子或公主中过邪,破解之法各有异同,有的是高僧做法,有的是另换以前也能够夜视居住之地,还有的是买一个和主子年↓龄差不多大的孩子做伴,把邪祟引到那个孩子身上,也有的是々用符咒镇压的,等等,不一而足。

                    因着宫里已有多年没有中邪这一说,再加上十皇子的身份比较特殊,中宫所出,也算是嫡皇子,所以崔元华提议把十皇子这次的病案也记☉载下来,以供后人查阅。

                    曾荣虽不愿意蹚王皇后这场浑水,可崔元华决定的事情她也不能反驳。

                    回到药典局身后后,曾荣本想翻阅一下之前的病案,想找到之前和除祟相关的病例,可不知为何,崔元华没有同意,说是太久虽然心下有点遗憾远了⌒。

                    这个回答令曾荣起了疑心,她确实是带了几分私心想查查朱恒的病案,用崔元华∩的话说,朱恒当时也是嫡子,且还是嫡长子,他落井、双腿失去知觉这样的案例也特殊,理应也有记载的,为何不让看?

                    为了不让崔元华察觉★自己的这份私心,曾荣没再追问这事,规规矩矩地按照那位卢太医的描述写下ζ这份病案,经崔元华检查后,方正式誊抄在卷宗上。

                    忙完这件事,杜鹃把两人的晚饭送来了。

                    饭毕,崔元华ζ 命曾荣把外边晒好的药材归类整理,她带着杜鹃去太医署,和他们沟通一下十皇子的后续治疗。

                    因着簸箕里晾晒的药材是炮制好的,大部分曾荣不认Ψ识,她只能根据标签一样一样地认识并强记,然后找出之前的库存记录,一样一看来我也该给你点眼色看看了样地称重比对,确认无误后签字画押,有缺失不【足的,曾荣也如实记载。

                    做完这件事后,天色见晚,曾荣本想抱着《百草图》回宿舍查阅今日「所记药材的功效和适用病症,忽地想起一事,朱恒的那只荷包她带回来了,那几㊣ 滴墨汁她还得想法补绣一个图案遮住,这件事也不能拖着。

                    另外,她还▆想找郑姣打听一下,王皇后打算如何给十皇子除祟,这件事后续会是什么,会ω不会影响到朱恒。

                    于是,她放弃了《百草图》,直接回了宿舍,见郑姣屋子里亮着灯,曾荣敲了敲门。

                    “今儿多谢∞你了,不然我还得没错白跑一趟。”曾荣陪了个笑脸,说道。

                    “这有什么,一句话的事情。对了,后来怎么没在坤宁宫里看见你?”郑姣也想找◆曾荣说说话,忙把曾荣迎进屋子。

                    “我们去得比较早,皇看了下酒店里挂在房间里上不吃药了,忙着给※十皇子看病,我们就︾出来了。对了,十皇子如何,我瞧着皇后好像十分焦急,都掉眼泪了。”曾卐荣把话题带出来。

                    “那是自然,哪个当娘的不疼孩子,更别说,这十皇子跟别的孩子。。。”后面的话郑姣没∑ 有说下去,因为她意识到自己逾矩了,于是,忙改口道:“对了,我正要去找身体你呢,今儿阿丽把我们两个的衣裳领来了,你来试试你的合身否。”

                    曾荣这才△看到,郑姣的炕上堆了一大堆衣服,其中有一堆已经弄乱了,另外一堆还齐整地放着,那应该〖就是曾荣的。只是曾荣没明白,阿丽为何没把她的衣←服放回她自己的屋子而放到郑姣这来。

                    阿丽是有曾荣房间钥匙的,她每日都要过来帮着曾荣收拾屋子五把匕首靠近了的。

                    不过这会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曾荣上前翻了翻自己的这堆衣服,“都量身定制的,还能不我们可就麻烦了合身∴?”

                    “春夏↓两季的,从里到外,每人两套。”郑姣一看曾荣的动作,猜到她在做什么,说道。

                    “多谢了。”曾荣把手收回来,趁势坐在炕杀气沿上,“对了,郑姣姐,崔姑姑说十皇子这个病案比较特殊,我们还得跟进,我想问问,你方才侍其实她这么想是完全误解了了餐时有没有听说哪天做法?明儿月底了,之前我们做第几重境界了宫女时有一个时辰和家人见面的时间,这是我头一次来内侍监这边,我担心他们等不到我会着急,所以想提前请个■假回去看望他们。”

                    曾荣也才知道,做女官不能再像宫女那样每个月有固定①的探视时间,但女官有一个好处,若有急事,可以ㄨ请假出宫,只是每年请假时间不得超过四次,还得是在不影响自己当值的情形下。

                    像曾】荣和崔元华这种在内侍监当值的,谁也不敢保证什么时候被传唤到,因此,这假就更不好请了。

                    可没办法,曾荣换工种了,怎么也得回一趟◎徐家,为了不影每一个人都不会缺钱响当值,她打算明日依旧从尚工局那⊙边去和阿华见一面,坐徐家的马车回去,争取晚膳〗前赶回来。

                    谁知郑姣听曾荣说要去探视家人,勾起了她的思乡病,忍不又突然变得呼吸急促了起来住嘤嘤哭了起来,说她长这么大第一次离家这么远,以后想见父母@ 家人一面也难等。

                    曾荣只得好言安抚她,说女官做到一定年龄也可以提出归乡,还说她父母家人可以进京探视她,最后没法,只♀得打趣她,说三十岁之前请辞不影响她出去嫁人等语才令她破涕为笑,啐了曾村雨丸与锯刀荣一口ㄨ。

                    “你才多大呢,就↘知道嫁人嫁人的,也不害臊,莫非你想着三十岁出宫去嫁人?”

                    “我的好姐姐,我这不是见你哭了才想〇着逗你开心么?我这会哪有心思想别的,我就担心明日见不到我妹妹我妹妹也会哭死的。”曾荣的→确很担心曾华。

                    之前一个月见一次面,曾华还有点▃盼头,饶是如此,每次临走时,她的眼泪仍跟开了闸的洪水似的关不住,如今一年▲也见不了三四次,那些眼泪,又该向谁流呢?

                    还有,随着徐靖年龄的增大,曾荣并不想曾华和他接触太多,唯一的法子只能是把自己大哥大♀嫂一家接来,可问题是她现在没有话语权佯攻,震慑不了田水兰那个吸血鬼,真要接人,肯定一大家子都要来,她如何养得起这一大家人?

                    退一步说,即便她养得『起,她也绝不去养一个曾经把自己逼得跳湖的恶毒女人。

                    所以,这事她还得∮从长计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