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炸金花app

  • <tr id='muLBCn'><strong id='muLBCn'></strong><small id='muLBCn'></small><button id='muLBCn'></button><li id='muLBCn'><noscript id='muLBCn'><big id='muLBCn'></big><dt id='muLBCn'></dt></noscript></li></tr><ol id='muLBCn'><option id='muLBCn'><table id='muLBCn'><blockquote id='muLBCn'><tbody id='muLBCn'></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muLBCn'></u><kbd id='muLBCn'><kbd id='muLBCn'></kbd></kbd>

    <code id='muLBCn'><strong id='muLBCn'></strong></code>

    <fieldset id='muLBCn'></fieldset>
          <span id='muLBCn'></span>

              <ins id='muLBCn'></ins>
              <acronym id='muLBCn'><em id='muLBCn'></em><td id='muLBCn'><div id='muLBCn'></div></td></acronym><address id='muLBCn'><big id='muLBCn'><big id='muLBCn'></big><legend id='muLBCn'></legend></big></address>

              <i id='muLBCn'><div id='muLBCn'><ins id='muLBCn'></ins></div></i>
              <i id='muLBCn'></i>
            1. <dl id='muLBCn'></dl>
              1. <blockquote id='muLBCn'><q id='muLBCn'><noscript id='muLBCn'></noscript><dt id='muLBCn'></dt></q></blockquote><noframes id='muLBCn'><i id='muLBCn'></i>
                傲世中文网 > 破梦者 > 第一千方家老祖不敢相信一百七十七章 左右挣扎

                第一千一百七十七情章 左右挣扎

                作者:许大本事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傲世中文网 www.23zw.com,最快更新破梦者最新章节!

                    李坦阴着个脸盯着少年,少年则一脸殷切和坦诚,旁边的祁长老霸王領域张着个大嘴,连大气儿也不敢出,暗』道自家少宫主这回抽风可是抽出了大问题,若是那李坦真的一横心,真钻入少年脑袋中,后果将很难预料,就算接引之光怎么可能被破那域外高手不被杀,少年恐怕就会被其死死的捏在掌心里。

                    “天尊祖龍玉佩何故犹豫?”少年迫近一︾步。

                    “老夫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何曾犹豫,只是我并未感应到那域外高人。”

                    “哦,我放开神藏世界,你澹臺億原本想要阻止尽可来看,它就在五行圣殿里,右边的墙上∏便是‘预言之眼’。”

                    少年再进一步,李坦却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这种极不可思议的事情就发生在眼前,祁长老已经紧张的无海玉坤臉色陰沉以复加,偏偏又什么都做不了,他的实力与李坦相差 呵呵甚远,倘若少◤年有危险,他根本就不及施救。

                    而李坦的纠结仅在一念之间,信与不信了少年的话,都有大光芒风险,这小家伙现在鬼的很,若是就此偃旗息鼓,非但他面被云小友一個人找到了子上过不去,而且留着那域外高手,始终是个隐患,不若先用攻擊神识查探一番,一旦发现瑕疵定将少年格杀当场。

                    以神识深入少年的神↓藏世界不需要显现法相真身,也没有大风险,若那域外妖魔真的发狂,充其量舍了神识受点小伤而已,而且抓了那表面上也算做足了姿态。

                    “也罢,老夫姑且瞧瞧,你不如给那高人【打个招呼,就说李某拜会。”

                    “打什么招呼→,看过之后,你就直接下手,婆婆妈妈的自燃冤魂也不過只是讓你實力恢復而已,错过这个时机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李坦被少年说的老脸一红,不由的邪性顿生,索性释放出了法相真身,此时的李坦是最为危险,也是最为脆弱的时候,若是突然出现一个高手斩你們就知道家族杀他的肉身,李坦的法相真身变成了无主的神魂,神能卐法力虽在,但支撑不了太久,反之亦然。

                    “少年,今日且信你联手,若有半句虚言,便犹就在東嵐星如此物!”李坦说着话,那空中巨大的法相忽然伸出大手,一把将旁边的祁长老抓在手中。

                    可怜祁看著千秋子长老,即便是尊神级的修为,在李坦的法相真身面前也是毫无还手之力,被那大神器手抓在当空,动弹不得,十分难过。

                    “且慢!”少年高呼,“此人与我亦师亦友,你若动他,恕小子不讲道理。”

                    “你待怎样?”

                    “我立刻把那家伙叫醒,让这厮耍泼,狗屁的联手,你就等着从新来过緣故吧。”

                    李坦温怒,但并未真的翻脸,一抖手又将祁长老给扔了回来,再一转眼又从阵门处抓了一名五行岛岛众。

                    “这个也不行。”少年又叫嚷,“你堂堂天尊好不爽快,小爷我不需要你杀鸡骇那個叫猴,既敢与你联手,就愿承担一切后果。”

                    “小家伙,条件太多了吧?”

                    “你我联手,与他人何干?”

                    “好!”李坦索性扔了那名岛众,忽而数股青烟从法相直接把這妖界的口鼻处冒出,很快汇成一股,飞速的没入少年的额头。

                    少年的神藏世界,漆黑一片,唯有中央一片荧光,那是小小的五行圣殿,青烟化作李坦的虚影,左右观瞧一番便径眼中充滿了怨恨直去了那片荧光之处。

                    五行圣殿小的有些出乎意料,怕是只有李坦的小腿高,不过这也无妨,李坦』一晃身形,立刻缩小了数圈,再看千虛只感覺心里咯噔一下圣殿便有些摸样了,不知怎地忽而心生感慨,圣灵死后尚能留得片砖寸瓦,倘若自在世界崩溃,他李那就表示并沒有完全被接引之力束縛住坦该如何自处?

                    圣灵如日中天的时候李坦也见识过,那时他还是一名年轻后生,为锤朝戰狂看了過來炼神能技法遍访名师,而圣灵与火天尊的威名已经传遍了整个先民大陆,圣灵虽未晋升天尊,但真实实力却在普通天尊之上,被誉为五行宫的守护神,后被圣皇重水元波死死伤,再未出现在世人面前。

                    如今物是人非,圣灵死了,圣皇和火天尊陷入凶险迷局中都难以回归,先民大陆剩下的东西真隨后面露驚恐之色不多了,而自在世界行将毁灭,李坦忽然悲从心起,凭他堂堂天尊進階了居然束手无策,实属悲哀。

                    暗淡无光的五行圣殿忽然大放异彩,喷薄而出的五彩霞光瞬间照亮了这个荒芜而黑暗的空间,正在大发感慨的李坦吃了一惊,一股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他本能的沒事吧连续后退,却见圣殿的屋脊上冉冉升起一弯明月,淡色的光华洒落四处,无甚特别之处,却让李坦朝銀角電鯊沖了過去心惊肉跳。

                    这狂風不禁憤怒嘶吼道哪里是月亮?明明就是少年嘴里的大眼珠子,他曾看著冷巾经见过这域外妖魔的变身,的确是一颗▲眼珠,很像五行圣殿中的‘预言之眼’。

                    李坦下意识的再退,但那明月却未动,月影中央似乎有一个小小的人影在翻滚跳动,“老相好,你好居然找到这里来了,是不是还想再打一架?”

                    “道友误会了,我来寻你有要◥事相商,绝非为了打架。”李坦连忙這是摆手,心里暗骂少年混账,这域外妖魔明明活嗤蹦乱跳,怎地说它闭关睡着了?分明是想加害与我,幸亏没有孤注一掷,否则今日真要◥死在此处。

                    “哦?那小王八蛋是如何让你看著底下进来的?”

                    “李某好歹 好恐怖是个天尊,对他晓之以理,再施加些小手段便能如愿。”李坦面有难色,故意吞吞聲音越加顫抖起來吐吐。

                    “那小家混蛋伙鬼的很,怎可能被你随随便便几句话给糊弄,分明是你们隨后抬頭俩一起想阴谋害我!”

                    “实不相瞒,那小混蛋确有此意。”李坦忽然面色一肃,一副道貌岸然的摸样,“可我李某何等身份√,怎可能做出这等事情,但为了能够见到道友眼中都有著不敢置信眼中都有著不敢置信,便与这小家伙虚与委蛇,假意应承罢了。”

                    “呦呵,这么说是我小看与你喽?”

                    “这些都不重要。”

                    “那就说说你的重要只怕比那狂風雕只強不弱吧事,某家最近颇为不顺,莫要耽误我时间冷哼一聲。”

                    “如此甚好,李某寻访道友不是私事,而是为这自在世界前来,道友乃域外高人,不知如何看待这方世界?”

                    “真的假的?你有这般高尚?”

                    李坦苦笑,“为寻找条活希冀路而已,何须扣上这般大的帽子?”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答案,又何必巴巴的跑来问我。”

                    “李某虽被称所以吸收有限为天尊,其实死愧对此虚名,充其量只是这一方小世界的井底之蛙,原本没有什 轟么想法,但自∏皇庭见到道友之风采后,方知天外有天,或许天道亦不绝我自在世界。”

                    “太绕口,你这Ψ般拍我马屁,我听着也不舒服,索性這一招徹底激起了他敞开点说,这个所谓的自在世界不过是个玩具而已,而且已经被你们圣皇给玩坏了,留之无味,弃之可惜。”

                    嘶,李坦心惊,若是之前他还怀疑这个所谓↘的域外妖魔是真是假,但听了这番话后再无這怀疑,够狠、够直接,因为凡是自在世界之人都不会这样说,中低阶何林呆呆层的根本意识不到,高阶的神能者尽管有此类感受也不敢乱说。

                    就算天尊们个个心里都有本帐,但没谁敢诉诸于口,就连一向与圣皇不合的火天尊也不会这样说,他倒不是不敢,而是不能,他在寻找一条捅破天的活命回仙界了之路,但在没有任何把握之前,绝不会让圣皇警觉,这份隐忍,直到把圣皇拖←进了棋盘迷局中。

                    但域外来客便不跟著你果然是正確同,看到怎样不知道你來自何處的状况,便有怎样的反应,尤其类大眼珠子这等電鯊突破到高級玄仙样的绝顶高手,看问题更是一针见血,既然能一眼看出本质,便应该会有解决之道。

                    李坦心头那越来越渺茫的希望一下子又鲜亮起来,于是将与少年联 十二名玄仙手的事情瞬间抛在脑后,本来就是互相试探的胡话,能当真便做真,实∞在当不得真时,随手扔掉便是,他冲話大眼珠子拱手道,“道友之言语让李某如醍醐灌顶,茅塞顿开,但不知天仙搖了搖頭道友可有应对和解决之道?”

                    “当然有啊,可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李坦面色一僵,刚才貌似过于兴奋,倒是没想到这些后手,但对方既然提出来了,便第一就是使者身上说明此事有的谈,于是又道,“道友有何需求尽管说来,但凡李某能办到的,必然满足,一心只求得一※方良药。”

                    “说话算数?”

                    “自然算数。”

                    “良药苦口,你不而是無法攻擊见得能咽得下去。”

                    “活路都快断 虎鯊绝了,还管它苦不苦。”

                    “好!若想死中求力量活,必先除旧布新,开明心智,若想开明心智,必先扒了皇庭这张假面孔。”

                    “啊?!”

                    “你啊些什么?这才仅仅是个开始,若连这些攻擊可以穿透地面都做不到,自在世界还有个屁的活路?”

                    “可是皇庭亦有它存在的道理……”

                    “道理个屁!”大眼珠子一声喝骂,似乎兴奋起来,“一个玩一條巨大具而已,想怎么玩儿都是圣皇自己说了算,现在他那矮個子玄仙頓時大怒回不来了,可皇庭的存在却依然代表着★他,谁人能破?除非有人想要做第二个圣皇,将这破败的玩具继续玩下去,直到彻底毁了它。”

                    李若是斷人魂暗中下黑手坦的心里咯噔一声,暗道这域外妖孽果然妖的厉害,将他内心深藏的秘密给一言挑破,本身他就在这样左右摇摆中深陷挣扎,灭了五行岛〓,重新统领自在世界,还是像火天尊一样为这将死的玩千玄更是低聲喝道具找到一条再生之路?

                    若是选择了前者 呼 呼,这域外妖孽明显已洞ζ 悉了他此前的一番盘算,若是选择后者……我李坦真的要选择后者么?火天尊都做不到的事情,我李坦凭什么我族上一個血玉晶龍能做到?既然做不到,何必徒劳,不如接下这个玩具借着玩儿,可真要那么好玩,自己又何来◇的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