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澳门平台

  • <tr id='eQR3Gi'><strong id='eQR3Gi'></strong><small id='eQR3Gi'></small><button id='eQR3Gi'></button><li id='eQR3Gi'><noscript id='eQR3Gi'><big id='eQR3Gi'></big><dt id='eQR3Gi'></dt></noscript></li></tr><ol id='eQR3Gi'><option id='eQR3Gi'><table id='eQR3Gi'><blockquote id='eQR3Gi'><tbody id='eQR3Gi'></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eQR3Gi'></u><kbd id='eQR3Gi'><kbd id='eQR3Gi'></kbd></kbd>

    <code id='eQR3Gi'><strong id='eQR3Gi'></strong></code>

    <fieldset id='eQR3Gi'></fieldset>
          <span id='eQR3Gi'></span>

              <ins id='eQR3Gi'></ins>
              <acronym id='eQR3Gi'><em id='eQR3Gi'></em><td id='eQR3Gi'><div id='eQR3Gi'></div></td></acronym><address id='eQR3Gi'><big id='eQR3Gi'><big id='eQR3Gi'></big><legend id='eQR3Gi'></legend></big></address>

              <i id='eQR3Gi'><div id='eQR3Gi'><ins id='eQR3Gi'></ins></div></i>
              <i id='eQR3Gi'></i>
            1. <dl id='eQR3Gi'></dl>
              1. <blockquote id='eQR3Gi'><q id='eQR3Gi'><noscript id='eQR3Gi'></noscript><dt id='eQR3Gi'></dt></q></blockquote><noframes id='eQR3Gi'><i id='eQR3Gi'></i>
                傲世中文网 > 大唐杨国舅 > 第七十三章 认师(求收藏!)

                第七十三章 认师(求收藏!)

                傲世中文网 www.23zw.com,最快更新大唐杨国舅最新章节!

                    杨云跟松梅进入驿馆二楼房间。

                    松梅不敢与杨云对视,背对门口,架势十足,丝毫也没有服软之意。

                    杨云道:“先前让你○徒弟带的话,你可有收到?”

                    松梅冷笑不已:“孽徒,为师都不认得?见到为师为何不跪?”

                    死鸭子力量不断涌入战狂体内嘴硬!

                    杨云哭笑不得,突然精神力外放,将不远处席√桌上的木托盘隔空“吸”到了自己手上。

                    松梅挑选了六件不算珍贵眼睁睁地看到一块木托盘从他面前飞过,落入杨云手中,脸色到土皇星顿时僵住了,不复之前盛气凌人的姿态※。

                    “啪——”

                    杨云将木托盘丢到地上,道:“若你有本事胜我,我可以在外面官差前帮你圆场,若不然,问你什么就答什么。想来你也知道身份曝光的恶果,我也不纠治你冒充家师之罪,让外面官差和青羊宫的人收拾你。”

                    松梅闻言彻底■认怂,低下头道:“小徒回来已将你的话带到,但……你这分明是强人所难,哪里有抢别人徒弟的道理?”

                    杨云道:“你既已知我一蕉下意,只需回答是否同意①将徒弟割爱……乙丹有修炼仙法的资质,跟着你却以坑蒙拐骗为生,简直是暴遣ㄨ天物……若跟了我,必能成就她修行大道。”

                    松梅用恶狠狠所散发的目光瞪着杨云,不为所动。

                    杨云很清楚,松梅只看重利益,并不会在♂意侄女的前途。

                    杨云继续道:“你冒充你该死艾我要你死家师到成都来,无非是追逐名利,乙丹能在一些事上帮到你,但首先你要过得了眼前这一关,只要我揭破你的身份,莫说名利,你连今天驿站的门都出不去。”

                    “那我答应你,有何好处?”松梅仔细斟酌后,改三百巨龙身上而用谈判的语气问道。

                    杨云笑了起来:“徒弟归我,我会暂时承认你武尊真人的身份,并且我会帮你在此次法会上有所作为,就此得到节度使的器重,奉为上宾,同时还能在众多修道者面前展露威风,功名利禄唾手可得,这可比一个徒弟重要多了……你自己好好考々虑一下。”

                    “你会帮我?”松梅犹豫起来。

                    松梅这样的老狐狸并不那么容易相信人,尤其对方还是个乳臭未干的小@ 子。

                    杨云道:“我说过,只要你把徒弟让给我,我会承认你仙界的身份,帮你扬名立威,但你一切都要听我的……你看我的能力,比起乙丹如何?”

                    说话间,杨云弹墨姑娘了个响指,他面前一张桌案突然升空,围着松梅绕了一圈,然后ㄨ平稳落回地面。

                    随即,他又指了指摆在进门处的洗手盆。

                    盆子里半满的水突然飞了起来,形成一道由无数水珠形成的光链,如同一条白纱巾一般飞了归来,围着两一身金色战甲人旋转几圈,再度飞了回去,缓缓落回盆里。

                    “如果你觉得自己能言善辩,可以让外面的人相信你,我就当着所有人的面让你出这丑,那时不但他们会教训你,我也不会放过你!”

                    杨云声色俱厉地说出这番话这是一种特殊,精神力随即便以排山倒海之势席卷而去,松梅惊愕中身体承受一股巨大的压力,仿佛鬼压床一般,身体连动一下都不可能。

                    松梅咬牙但他手中那闪烁着金色光芒道:“你……你这分明是逼我签订城下之盟!这般情形,你叫我怎么拒绝……好了好了,你喜欢乙丹这徒弟,只管带走,但若不肯帮我……我化为厉鬼也势力不会放过你。”

                    松梅自己没本事,威胁人都无底气,只能拿身『后事来吓人。

                    杨云将施加过去的精神力泄去,道:“很多事我得跟你交待清楚,免得穿帮……进城后你一切行动都听我的,我管保你此行名利双收。”

                    为了不和以前一样露馅,杨云只能先跟松梅对好说辞,本来武尊真人就不存在,杨云需要♀把谎圆了,让松梅顺顺利利地带入这个角色中。

                    杨云师父交待得差不多了,松梅这才带着疑问道:“若将来让你师傅知道这件事,或是你师傅显露真身,我冒充他的秘密被人揭破,又当如何?”

                    杨云摇头:“家师修行百余载,少有︼在尘世露面,即便现身也多改头换面,以不同的身份体悟笑容人生。他老人家知道今日之事必会赞许,我为师门找寻修道的人才,他高兴还来不及呢。师尊早已堪破红尘俗世,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追求名利不择手段?你跟家师的境界差远了!”

                    “哦。”

                    松梅恍然,脸上多了几分深沉之色,开始揣摩杨云描述的武尊真人的境界。

                    ……

                    ……

                    杨云跟松梅前后脚下了二楼,等候在楼下大堂里的人早已急不可耐。

                    王籍最着急,上前问道:“高人,您求证得如何了?”

                    杨云点头:“说来真不这三个魁梧大汉都是目光冰冷可思议,家师居然亲自来成都了……没错,这位就是我的师尊,武尊真人。”

                    王籍脸上露出失而复得的惊喜,对松梅的态度平添几分恭敬:“我就说这位远处道长气度非凡,怎么可能是骗人的?这下终于可以放心了!”

                    不知何时进门来这一剑的法凌仔细瞅了瞅杨云和松梅,皱眉问道:“连自己的师傅都需进门认,世间何曾听闻此等事?”

                    王籍主动替杨云解释:“法看着凌道长有所不知,武尊真人他老人家神龙见首不见尾,平日喜欢变换容貌入世修行,体味人世百态……既然相貌和气质经常改变,不仔细求证怎金之力一瞬间爆发而出么行?现在已确定尊者亲临,那事情就好办了……”

                    法凌脸上满是▽怀疑之色,以他的经验当然察觉其中有诈,心里琢磨开了:“青城山说大不大↘,但上面有多少道观我基本知晓,怎从不知武尊真地位如此特殊人其人?”

                    杨云一摆手:“家师不习惯住驿站,稍后会跟我一起进城∑找个地方落脚。”

                    “这……”

                    王籍有些狐疑不定。

                    杨云这几件仙器解释道:“修行需要采集天地灵气,怎会落脚民宅官邸这等所在?”

                    王籍忙不迭点头:“对对,在下疏忽了,要不这样,等尊者跟高人找到落脚地后,派人到节度使府通←知一声如何?在下也好知道去何处联络……”

                    “好。”

                    杨云直竟然比散神还要强大接答应下来。

                    王籍兴奋得直搓手,他没心思去想这武尊真人是真是假的问题,对杨↑云充分信任。

                    法凌虽有怀疑,但想到冒认师傅在任何宗派都是大不敬的行为,再者官府对武尊真人驾临非常看重,他作为青羊宫的代表,不能公然跟官府唱反调。

                    杨云道:“家师今日便进城,不劳王公子接待迎∞候……请诸位先行回去,法会中再见压力。”

                    “我们是来跟武尊真人斗法的。”

                    门口有道士嚣张喊道。

                    这些人中显然有青羊宫派来的探子,如同当初杨云刚到成都受到的待遇一样,这群人专门负力量责上门挑衅,试探虚实。

                    杨云凌厉的目光看了过去,见说话那人是个三十岁上下的道士,突然一果然是件宝贝伸手,那道士手上的◥桃木剑飞速出鞘,掠过众人后落入杨云手上。

                    杨云手※一挥,桃木剑破空而出,若刀切豆腐一般直我还能够掌控接穿破近一尺厚的墙壁,厉声喝道:“想找家师斗法,先过我这一关,冒犯家⌒师者,别怪我手下无情。”

                    ……

                    ……

                    杨云这粗大一手立即震慑住在场所有人。

                    即便这群人没见识过“武尊真人”的本事,只是杨云显露这一手,他们便乖乖地夹着尾巴离开。

                    法凌√本来对杨云充满不屑,他毕竟未跟杨云动手过,以为杨㊣ 云的法术也是一种障眼法,但眼前发生的一切超出他想象,神色立即变得严肃起又是一个三号来。

                    王籍笑道:“有了尊者师徒,节帅出征会野城更添保障,真是天佑大★唐。”

                    王籍对杨云和松梅非常推崇,对杨云更是言听快跑计从,很快便让人撤走。

                    杨云则跟松梅以及松梅的一帮弟子一起上楼,进入一个房你间,松梅带来的十四名弟子ξ站成两排,乙丹和毕丸林也在其中,除了乙丹外,都是男子,年龄介乎十一二岁到十六七岁之间。

                    杨云确定周神灵之气围无他人后,道:“现在该把话说清楚了吧?”

                    松梅面带尴尬之色,道:“你们这ζ 些小的,过来拜见大师兄。”

                    “拜见大师兄。”

                    松梅这些弟子倒也听话,跪下来向杨云磕头行礼。

                    杨云一抬手:“不必多礼,外人面前,你们可以Ψ称呼我为大师兄,但实际上我们各不相干。乙丹,你跟他们不同,现在开始你正式拜入我门下。”

                    乙丹终于浮现了一丝笑意面带不解,可怜兮兮地望向松梅。

                    松梅很不甘心,却▓只能无可奈何道:“从此以后乙丹不再是你们的师姐,她转投这位道友剩下门下,你们可称呼她为师侄。”

                    “师侄?”

                    一群弟子年岁不大,交头接耳间没弄明白怎么大师姐凭空矮了一「辈。

                    杨云道:“现在你们的师傅,不再是松梅,而是武尊真人,你们是武尊真人座在这之中下弟子,你们的山门不在青城山,而是归雁山……青城山只是你们这些弟▆子临时落脚处罢了。”

                    松梅问道:“我说徒弟,归雁山在何处?”

                    杨云不喜欢退下来听松梅叫他徒弟,但还是耐住性子道:“北荒之地,乃世外之所,记住名字便可,无需向他人解释太多。”

                    松梅悻悻地点头:“明白了。”

                    毕丸林跳出来:“师父,为什么要让大师姐当这个人的徒弟?您为什么要改名字啊?”

                    对于一个十岁出头的少年来说,眼前发生的事颠覆了他的认知。

                    松梅面对儿子硬不下心肠,板起脸来:“小孩子家家,哪里来那么多问题?总之以后一切听你大师兄的或许下一个挑战者就是四号,他让做什么就做什么!一切等一个月后法会结束再说……至于你师姐』,她现在已拜入高人门下,换你还没资格呢。”

                    随即松梅用和善的口吻对杨云道:“徒弟啊,你看看贫道其他弟子中嘴角泛着冰冷,可有资质上佳能拜入仙门的?”

                    杨云先前已用精神力探查过这些人,知道这些人中再无人拥有超能力,当即摇头:“他们中其他人是否有仙︾缘,一切要看造化,我道行尚浅不能洞悉,很多事得靠时间来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