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官网

  • <tr id='yrvEjF'><strong id='yrvEjF'></strong><small id='yrvEjF'></small><button id='yrvEjF'></button><li id='yrvEjF'><noscript id='yrvEjF'><big id='yrvEjF'></big><dt id='yrvEjF'></dt></noscript></li></tr><ol id='yrvEjF'><option id='yrvEjF'><table id='yrvEjF'><blockquote id='yrvEjF'><tbody id='yrvEjF'></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yrvEjF'></u><kbd id='yrvEjF'><kbd id='yrvEjF'></kbd></kbd>

    <code id='yrvEjF'><strong id='yrvEjF'></strong></code>

    <fieldset id='yrvEjF'></fieldset>
          <span id='yrvEjF'></span>

              <ins id='yrvEjF'></ins>
              <acronym id='yrvEjF'><em id='yrvEjF'></em><td id='yrvEjF'><div id='yrvEjF'></div></td></acronym><address id='yrvEjF'><big id='yrvEjF'><big id='yrvEjF'></big><legend id='yrvEjF'></legend></big></address>

              <i id='yrvEjF'><div id='yrvEjF'><ins id='yrvEjF'></ins></div></i>
              <i id='yrvEjF'></i>
            1. <dl id='yrvEjF'></dl>
              1. <blockquote id='yrvEjF'><q id='yrvEjF'><noscript id='yrvEjF'></noscript><dt id='yrvEjF'></dt></q></blockquote><noframes id='yrvEjF'><i id='yrvEjF'></i>
                傲世中文网 > 我是王富贵 > 第98章 王富贵的力量

                第98章 王富贵的力量

                作者:青史尽越来越近成灰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傲世中文网 www.23zw.com,最快更新我是王富贵最新章节!

                    就连张璁都拿出来八千两,剩◆下的大臣拿的少了,如何能过得去?

                    朱厚熜的眼神渐渐犀利起来,而群臣头上的汗珠也冒了出来。

                    到底拿多少合适阴谋家和政治家啊?

                    多了心疼,少了过不去这关。

                    而且谁知道拿了会不会还有麻烦,万一再办一个贪墨那才叫︾丢了夫人又折兵呢!

                    群臣迟疑之间,有一个头铁的站了钱他向谁要剩下出来。

                    林俊冷哼道:“陛下,臣非贪赃枉法之可不能乱说啊须知祸从口出人,两袖清风,身无余财,和其他人果然卐不一样!”

                    嚯!

                    真是好霸气,就差直接々说,王岳这几位都是贪官污吏了。

                    朱厚熜把世间有多少事脸一沉,“张璁,既然林大人怀疑,那你不妨说说,这些钱◤是怎么来的?”

                    张璁忙道:“遵旨。”他扭头天地灵气对着林俊,轻笑道:“林部堂,杨慎杨大人一夜之间,卖了十几幅字,他还将收藏的苏东坡的砚台给卖了!”

                    什么?

                    苏大胡子的东西?

                    这下子可把人惊呆了,更有人露出了贪婪的目光。苏轼用过的东西,那打向谢德伦可是沾着文气啊!早知道他们就下手了,这要放在家里,那该多好啊!

                    这帮人暗暗几乎想要扑上前去一把抱住感叹,觉得杨慎的脑子是真坏了,没救的那种。

                    “崔士林的一【万两,是永康公主给的,这个诸位大人可以去问问公主殿下。”

                    用得着问吗?

                    一个堂堂公主,还拿不出一我叫苏小冉万两?

                    “至于下官。”张璁很不好意思,“陛下,臣的确很穷,拿不出钱来。不过恰巧恩师送了一套房子,里面的字画瓷器不少,我就卖了一套北宋的官窑瓷器,外加一√套紫檀的家具。现在家里头都换成了竹器,用着更随意,屋子里也更雅致了。”

                    张璁瞧猝不及防之下了瞧诸位大人,没有再往下说。

                    朱厚熜哑然一笑,“王岳的钱,诸位爱卿就不要过问了,朕怕他说出来,你们面子上不好看资料!”

                    这帮人一听,面面相觑,明白的居多,还真就不敢问了男人是油做!

                    王岳弄了个富豪榜,先拿乔家开刀。

                    堂堂天官大人,朝堂巨头,已经狼狈不堪为了保命,连官位都没了。至于晋商首富乔家,更是四面楚歌,经营的食盐商行,钱庄票号,全都受到也是一般了攻击,不用王岳出手,光是那些瞧他不顺眼的晋商,就能把乔家给吃的一干二净。

                    有了这么个前车之鉴,大明的这帮有钱人,谁不往王岳手里送钱,保不齐就跟朝堂某位扯上关系,如果掀开了,丢人的可是这帮人。

                    毕竟王岳⊙不要脸,只要我不尴尬,尴尬更新时间2012-9-12 22:10:50字数的就是别人!

                    朱厚熜看着这帮人,呵呵冷笑:“张璁的原来是他话很明白了,只要想办法,总能筹措一些,朕不』是要饭花子,更不要想着糊弄朕!”

                    朱厚熜说然后黑着脸出来完,又对张璁道:“回头等诸位大人把钱交上来,你就替朕写篇文章,讲修建外城的事情,凡是有功之臣,慷慨解囊之辈,悉数记录下来,昭示天下,告诉子孙后代!”

                    张璁欣然答应,又给这帮人加了一重压力,不愁他们不就范。

                    ……

                    从大殿现在铁云是缺少神兵利器不错下来,这京城的官吏们就热闹了,坦白讲,并不是每个人都有钱,而且即便有钱,也不能直接拿出来。

                    因此就见或者才是他京城的当铺,牙行,纸店,热闹的像是过年,有人跑去舒了一口气卖字画,有人去典当,有人甚至要买房子,一个个哭天抢地,跟死了老子似的。

                    “这帮东西,就是辰∮冰太爱演戏了!跟他们点油彩,直接粉末登场算了。把官当成了戏子,真是无耻!”

                    杨一清毫不客气,咒骂百官,回头冲着王岳心里一笑,“小子,乔宇已经请辞了,你看着吏部空了下来,谁合适呢?”

                    王岳呵呵▲冷笑,“这还用问吗?自然是阳明公了!”

                    杨一清老脸黑了,“臭小子,老夫真怀疑你是王阳明的私生子,你老提他争取什么?他现在管着兵部,重建三大营◥禁军,忙得不亦乐乎,你让他难道这九劫剑天下无敌接吏部,他也不干啊!”

                    “那,那就只有请袁宗皋难道这刘笑成袁老了!毕竟吏部和内阁掌握在一伙人的手里,实在是太危险了!”

                    “你!”

                    杨一清气得◥拍桌子,他指着自己的鼻子,“臭小子,难道老夫就不配执掌吏部吗?”

                    王岳能不知道老家伙的心思吗!他呵呵一笑,“我说杨大人,就凭您老的秉性,一旦坐上了吏部的位置,还不满天下安插你的门生啊!”

                    杨一清不爱听了,他绷起老脸,格外严肃。

                    “臭小子,你可不能胡说!你这是污蔑老夫的清白∩!老夫可是清清白白的好人。你看我都没儿子一张脸皱成了苦瓜一般,哪里会想那么多!”

                    王岳冷笑道:“部堂,太监宦官还争权夺势呢!再说了,你虽然没有儿子,但族人侄子竟然是补天阁一大堆,随便过继一个还不行?”

                    “不!”杨一清断然道:“老夫可不干傻事,万一人家孩子不愿意,强扭的瓜不甜。老夫其实真的不太在乎这些。关键是要对脾气,就,就比如说你小子吧!”

                    杨一清指着王岳的鼻子,感叹道:“只要你管我→叫一声干爹,我的产业,我的人脉,我的地位,全都是你的!你小脸色突然变得如寒冬般肃杀子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老夫给死忠份子之外你遮风挡雨!”

                    真是∏好诱人的条件!

                    王岳给杨一清送两个字:做梦!

                    “您老人Ψ家要是能庇护我,也就不用跑来跟我念叨吏部的事情了。我可以告诉实话,陛下的确有意让您老接替吏部,但是陛下也不会让你长时间掌控吏部,人事大权,必须需要找一个信得过↙的人!比如……张璁!”

                    杨一清气得翻白我理解眼,刚考上进士,就要把吏部给张璁留出来,丫的是多受宠驼背啊?

                    不过没关系,以他老人家的功力,即便只是一天,也足够兴风作浪了。

                    “老夫会知道进退的。”

                    事情谈到了这里,杨一清心情还算不错,他呵呵㊣ 轻笑,“臭小子,别管你如何拒绝,老夫都是最看重你的。有了好处,绝对少不了你的!老夫跟你讲一件事,你这不是准备修外城吗!那可是有很多好地,老夫提醒你,现在下手,多圈而且心狠手辣占一点,回头坐地起价,你就发大财了!”

                    杨∞一清笑呵呵道:“怎么样?你这个臭小子开眼界了吧?”

                    王岳斜着眼大汉怒声骂着睛,瞧了眼杨一清,随口道:“我说杨部堂,这么容易发财的☉事情,你老人家一定买了不少吧?”

                    杨一清慌忙摆手,煞有介事道:“不要诬陷好人啊!老夫只是提醒你,老夫可不会干这种事情的!”

                    王岳笑道:“您老人家没掺※和最好!我刚刚给陛下上了一道奏疏,草稿在劲敌啊我这里,您老拿去看看吧!”

                    杨一清面带迟疑,你小子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等他把草稿接过来,才看了几眼,顿时毛骨悚然,惊得冒冷汗!

                    “臭小子,你,你是想杀人啊!”

                    王岳坦然一笑,“这叫什么话?修筑外城,是为了防范鞑子,这失去重心般压向了自己是第一条的。谁若是想在这上面大发利市,办一个勾结鞑子的罪过,没什么不妥吧★!”

                    “王岳!”杨一清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你,你小子这是在挡人财路!”

                    “错!”王岳断然道:“我只是要主导整个建城计划。该给的利益,一点不会少……只是谁想绕过〖我,自己吃独食,就要先摸摸自己但却胸存经天纬地之才的脖子,够不够硬!”

                    杨一清切齿道:“王岳,老夫琢磨着,你应该摸摸自ζ 己的脖子先!”

                    “哈哈哈!”

                    王岳朗声大笑,“既然如此,你们就出来,见见杨部堂。”

                    话音刚落,崔士林从角门拳头雨点一般砸落下去走了进来,在他的后面,英国公、定国公、成国公、驸马崔元,还有好几位勋贵大臣,一起走了○出来,一字排开,笑吟吟站在了王岳的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