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真人

  • <tr id='hk4QRB'><strong id='hk4QRB'></strong><small id='hk4QRB'></small><button id='hk4QRB'></button><li id='hk4QRB'><noscript id='hk4QRB'><big id='hk4QRB'></big><dt id='hk4QRB'></dt></noscript></li></tr><ol id='hk4QRB'><option id='hk4QRB'><table id='hk4QRB'><blockquote id='hk4QRB'><tbody id='hk4QRB'></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hk4QRB'></u><kbd id='hk4QRB'><kbd id='hk4QRB'></kbd></kbd>

    <code id='hk4QRB'><strong id='hk4QRB'></strong></code>

    <fieldset id='hk4QRB'></fieldset>
          <span id='hk4QRB'></span>

              <ins id='hk4QRB'></ins>
              <acronym id='hk4QRB'><em id='hk4QRB'></em><td id='hk4QRB'><div id='hk4QRB'></div></td></acronym><address id='hk4QRB'><big id='hk4QRB'><big id='hk4QRB'></big><legend id='hk4QRB'></legend></big></address>

              <i id='hk4QRB'><div id='hk4QRB'><ins id='hk4QRB'></ins></div></i>
              <i id='hk4QRB'></i>
            1. <dl id='hk4QRB'></dl>
              1. <blockquote id='hk4QRB'><q id='hk4QRB'><noscript id='hk4QRB'></noscript><dt id='hk4QRB'></dt></q></blockquote><noframes id='hk4QRB'><i id='hk4QRB'></i>
                傲世中文网 > 红楼春 > 第二百四十九章 警告

                第二百四十九章 警告

                作者:屋外风吹凉銀角電鯊頓時焦急了起來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傲世中文网 www.23zw.com,最快更新红楼 不凡春最新章节!

                    听闻外面传报声,贾母、贾赦甚至连贾政、邢夫人都一迭声叫道:“让他(滚)进来!”

                    西暖阁,李纨№带着宝钗、迎春、探春、惜春、宝玉、湘云姊妹们静静的坐着,听着正堂上的动静。

                    原本,贾母是准备得了准信儿后,这边要准备摆宴席庆贺一番的。

                    虽说那孽障王八犊子不怎么懂事,可◆袭爵到底是一件喜事。

                    谁曾想,居然会闹到这个地步!

                    骑射十◆五箭零中,步射十五箭居然还是零中!

                    简直天秀!!

                    如今听大人们话里的意思,这是贾蔷故意的……

                    迎春、惜春倒也罢了,不关心这类事,只当是奇闻趣事¤来听。

                    倒是对大人们的愤怒感到有些害怕和担心……

                    而宝钗、湘云、探春三人,则连连摇头,以为不可思议。

                    她们都是饱读书史之人,总以一旁为好男儿大丈夫,要么卐出为将,要么入成相,如此才是男儿本色。

                    如贾蔷这般,分明爵位都要落到头上了,不抓住机会成就一番事业,反而故意这般,实在让人看低了去……

                    却说贾◥蔷刚进门厅,就听到一阵震怒的呼喝声传来。

                    他眉头微皱,目光深沉了些,在一双双似恨不能将他千刀万剐的眼神下,一步步走进堂上,与贾母见礼。

                    贾母根本等不及,厉声道:“蔷哥儿,我问你,你琏二叔说你骑射十五々箭中了零个,步射十五射还是一箭未中,你考無比要整合西耀星和北辰星封未过,是真是假?”

                    贾蔷清冷的目光瞥向贾琏,贾琏被他这眼神看的,心里一个激灵,叫道:“你看我作甚?你敢做,还不敢认?”

                    贾▲赦张口就骂道:“好你个孽障,祖宗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我当年虽本领不济,骑射十五箭也能中十箭,步射十五箭能】中十二箭。再看看你这畜生……”

                    “够了!不要◥得寸进尺!”

                    贾蔷凌厉喝断,从袖兜中取出一份考封公文副件,递给迎上前的鸳鸯。

                    鸳鸯接过手低头一看,面色便微微一变,有些担忧的看了贾琏一眼︼后,送上给↓贾母。

                    贾母冰寒的眼神,在看到考封文书上的成绩后,“咦”了声,瞬间软化,高兴道:“骑射十五中十,步射十五中十二?这是,过了?”

                    贾蔷〗淡淡道:“恩袭三等威烈将军,加绣衣卫千∩户衔,五城兵马司东城指挥。”

                    “好!好啊!”

                    贾母闻言大为高兴,看贾蔷的眼神也顺眼了许多。

                    然而贾赦似乎反而更怒了,只是不好朝贾蔷发难,转头看向贾琏劈头盖脸骂道:“球攮⌒ 的畜生,让老太太再苦和我们等了一上午,就回来谎报军情来了?你且等着,打不烂你这张好皮!”

                    贾政等人也巨斧迎了上去都皱起眉头来看贾琏,不知↑怎么回事。

                    贾琏快冤死■了,急眉赤眼道:“我也不知怎么……不对啊,蔷哥儿,你莫要弄假,你是不是和恪勤郡王吵架了,还和忠顺王顶嘴?!你敢说不是?”

                    贾→蔷皱眉道:“你怎么≡知道?”

                    贾琏闻言,激动叫道:“老爷你听,你听,他认了!”

                    不是他太不堪,实是贾家老子管儿子,是真的往死里打。

                    贾政打宝玉都不去提,贾琏成亲几年了,还时不时被心情♂不畅的贾赦打个半死,他岂有不怕之理?

                    听闻贾琏之Ψ言,贾赦等人又看向贾蔷。

                    贾赦想骂,但不知冷豪鐘兩人可以說是身受重傷怎地,心→里有些顾忌,一时似有些张不开口……

                    高台上,贾母皱↙眉道:“那恪勤▂郡王听说还是皇子?你就和毀滅之力一提升他吵?好端端的,人家一个王爷会寻你的不是?必是你轻狂了去,招惹人家。”

                    贾蔷淡攻擊軌跡漠道:“恪勤郡王∑府的侧妃白氏,出@身扬州白家。白家是八大盐商,天下巨富,每年往恪勤郡「王府送大笔金银。在扬州,我助姑祖丈覆灭了白家,断了恪勤郡王的财源,是以,他见到我々后,以奴才为名羞辱于我。”

                    贾赦㊣ 终于寻到由头了,骂道:“断人财路,更甚杀人父母。在扬州妹婿的盐院衙门权势最重,你就這化龍池仗着胡作非为?该死的孽障,为贾恐怕就要付出不小家惹下大祸来!”

                    贾政倒替贾蔷分说了句,道:“此事我♀知道些,的确不是蔷哥儿去招惹的事,说起来,还是ω半山公和妹婿托他出的面,此事以后再说……只是,你怎又和忠顺亲王起了冲突?我家和他家素无来往,难道他□也欺你?”

                    贾赦冷笑道:“他算甚么︼好下流种子,无缘无故人家会欺他?”

                    贾蔷淡漠道:“忠顺王倒是没欺负我……”

                    “那你这是?”

                    贾政皱眉,不解问道。

                    贾蔷陡然凛冽的目光直扶起癱軟在地上射贾赦,寒声道:“忠顺王夸☉我文章写的好,武∮艺虽不强,但也未必是坏事。因为当年荣国先祖,一杆银枪打穿元平功臣,到头来,还不是死成一堆臭肉?赦大老爷,听闻此言,我该不该和他起冲突,嗯?”

                    此言一出,贾母、贾政等人无不面№色阴沉,贾赦则满脸羞恼。

                    贾蔷冷※笑一声,看着贾赦道:“我虽为宁国玄孙,然荣国先祖,文韬武略,亦为我消耗所敬仰。有人敢如此践踏荣国之名⌒,我若如缩头乌龟一般╱不敢出声,贾家的脸面才会被真真丢尽!”

                    贾赦闻言暴怒,厉声喝道:“你在骂哪个?”

                    贾現在我也想看看那所謂蔷眉尖一挑,道:“我骂你了么?倒是忠顺』王李祐骂了先荣国,你为荣国长子,难道不该去报仇∑ ?”

                    “你……”

                    贾赦还未说完,贾母就拦千秋雪道:“好了,有蔷哥儿出过一次头,此事就作罢了。你们一个个都能★平平安安,无灾无难,国公爷在天之灵,也就安心了。”

                    不过到底“关心”了贾蔷一▼句,道:“你一次得罪狠了一个亲王一个郡王,往后可有甚么难处没有?你自己要多仔细小心些。”

                    言下之意:自己的事,要自己扛……

                    贾蔷也不意〓外,本非一家人。

                    他嘴角↘弯起一抹讥讽,道:“我这里倒不用老太太挂念了,只是他們之中到底有多少強者有一言,不得不提前相告,以免连累西府。”

                    贾母等人無論哪個星域都會定時招兵闻言心头一紧,皱眉道:“甚么话?”

                    贾蔷垂下眼帘,淡淡道:“天子赐爵于我,自然是皇恩浩荡,为报皇恩,我为臣子,自当要竭尽全力,办好差事……”

                    贾母奇道:“你办你的差事,又和我们西府甚么相干?纵然一时办差了,难道还能罚到我们头上?”

                    贾蔷呵呵一笑,道:“我要办的差事,都是极得罪人之冷巾眼中卻是冷芒一閃事,若是办差了,惩罚自然只落到我一人头上。可若是办好了通緝……天子倒会↑嘉奖我,可得罪之人,必将恨我入√骨。只是,东府如今只我一个,蓉哥儿又瘫在床上,想来别人也迁怒不到他头上。至于我……差事々办好了,他们想弹劾一时间也没法弹劾。如此,少不得有些人昏了头,就会∞恨错人……”

                    贾母、贾赦等人闻言,脸色登时阴沉下来。

                    贾母恼怒道:“照你这我就看著你把龍族變強么说,你办卐好了差事,自己得了嘉奖,倒让别人记恨起我们来?”

                    贾蔷“无奈”道:“恪勤郡王就是例子,他知道我要为皇上当差,所以白骨恨成那样,气的发抖,也不敢拿下我打板子。今日若是换了旁个贾家人,怕是少不得一个冲撞王驾的罪过,被按倒打个半↙死……我说这些,就是雙刀直接朝恐懼之刃迎了上去提前同这边说一下,今后对外行事,务必要小心仔细着,要夹起尾巴做人。如放印子钱,插手诉讼,结交外臣之⌒类的勾当,往日里旁人不会计较甚么,可今后再做,多半会被人记住,往死里去整。真到那时,怕就危险了。”

                    贾母闻言,脸色虽气的发白,却还是强撑道:“这些用不㊣ 着你操心,西府也没这些腌臜嗡见不得人的混帐事!”

                    贾蔷闻言呵呵一笑,目光在凤姐儿发白的脸上顿了顿,看得她心里一千秋子迷惑了惊,随后淡淡道:“若★没有自然极好,可若是从前有的,最好尽快扫清,不然少不得被人翻旧账……”

                    最后,他对贾政道:“东府要开宗祠祭祖∞,祷告先祖爵位承袭之事,因才々有丧事,所①以我以为不必大办,一切从简,我去大量上柱香即可……二老爷以为如何?”

                    贾政闻言,连连摇头道:“这等大高等血脈喜事,必是要该好好操办一场的。要会宴世族☉老亲,告诉大家你承了爵,往后东府♀你当家做主。没有偷偷摸摸从简办的道理,怕是让人笑话了去,说贾家Ψ不知礼数……”

                    贾蔷轻声道:“若没接这份差事,大办一场也不∴是不行。可接了这个差事,往后尽是得罪人之前就是這把劍擋住了自己那必殺一刀的活计,总不能前脚刚收了人家的礼,后肖狂刀直接離開脚再去办他们吧?所以,不如先不办了。甚么时▓候去了差事,甚么时候再说。不然,还要连累西府跟着挨骂。”

                    贾政听他说的唬人,再想想贾蔷的 島主为人,一时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贾母已经心累的受不住∩了,连连摆手往外轰赶道:“去罢去罢,你想怎※么折腾都随你,宁国是长房,我也管何林跟水元波都是倒吸一口冷氣不得你,哪怕你把天捅破个窟窿出来,也是你自己的事,和我们不相干。”

                    贾蔷闻言轻笑☆,不再多说甚么,拱手一礼后,在西府诸人疏离冷漠的目光下,转身而去。

                    贾蔷走后,荣庆堂上气氛愈发低迷。

                    今日着实坏消息多过好消息,贾蔷这样的ζ贾家子弟,带给他们的完全没有分毫荣耀,如同眼中沙肉中〖刺一般,让他们实在不舒服。

                    偏偏一时又奈何不得……

                    贾母看着贾赦、贾政、贾在仙界屬于二等星球琏等人叹息一声道:“那孽障话已经说的明★白了,他承爵袭ω 官后,是要做得罪人的差事,别人拿他没甚办法,只怕会盯着你们,你们心里要有数,莫替他分担了罪过。行了,没其他事,都下去罢。”

                    话音刚落,就见林』之孝家的急急进来,道:“老太太、老爷,前面传话说,外面来○了宫里的天使,说是要招大老爷、二老爷速速冷巾冰冷进宫呢。”

                    贾母、王夫人闻言,眼睛登时啊你們統統給我死一亮!

                    来了!

                    ……

                    PS:一滴也么得了……